南京麻将做牌药水

棋牌之家 2019-04-25

谭小恩在家里也知道了这件事,这事还是天黎接到了妞妞的电话,妞妞生气的质问叔叔:“二叔,是不是我爸爸不要我了?之前,他要娶个坏女人回家,不让我去参加;现在,他非要说豆豆是他的儿子,要举办什么晚会来跟豆豆相认,根本不管我。” 天黎听说妈妈之前是派人去接过妞妞的,但怎么没接回来他也不知道。 “妞妞,你永远是你爸爸的女儿,你爸爸不可能不要你的。你要参加晚会就赶快回来吧,豆豆也想你了。”天黎只能这样安慰着妞妞。 妞妞在电话里哭了起来:“二叔,你来接我嘛。我不想外婆家住了,再住下去,我爸爸我奶奶都会忘记有我这个人了。” 天黎忙说:“好,我这就让福伯派人去接你,或者,我跟你二婶去接你好了。你别哭,那我就先挂了。” 天黎打完电话就要小恩陪他去接妞妞,小恩有点奇怪的去问了福伯。 福伯苦笑着说:“我早派人去接过妞妞小姐两次了,可是,安太太让人告诉我派去的人:要接妞妞得江清雅和江锦夜亲自来接,还得要个说法,否则就不要来接。” 谭小恩为难了,她再问:“那你们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太太呀?” “告诉了,太太说知道了,其他什么也没有说。”福伯无奈的说。 谭小恩跟天黎商量:“安家既然说过这样的话,恐怕他们去了也接不到妞妞,只能先跟妈妈沟通一下,看妈妈怎么说吧。” 天黎也只好先不着急出门,谭小恩打电话给江清雅,江清雅也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谭小恩也不好意思再打过去,把电话结果告诉天黎。 天黎忙自己打过去问他妈妈:“妈,你说知道了是几个意思呀?你是真的打算不要妞妞了吗?你可是在这个家里最心疼妞妞的人呀。” “我能怎么办呢?我现在事那么多,安家还趁乱跟我闹腾,那我就让他们闹腾好了。反正,妞妞在他们时间久了自然会想家想奶奶爸爸,她到时会跟他们闹的。”江清雅的解释就是如此。 天黎根本不能接受他妈妈的解释:“妈,你让我哥让我对你失望,你难道还要让你的孙女民对你失望吗?” 江清雅没有再说什么话,沉默了一会儿挂了电话。 “天黎,你不应该这样对妈妈说话的,妈妈现在心里不好受。不过,你刚才说妞妞跟你说我们家要办什么认亲晚会?是谁要办?我是豆豆的妈妈,怎么就没有一个人通知过我呢?”谭小恩不解的问。 天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是听妞妞说的。等我问问吧。” 天黎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江锦夜,问他有没有听说他和豆豆办什么父子相认的宴会。 “是呀,上次,我听你说我应该向豆豆他姥爷赔礼道歉,应该取得他的原谅,这样才好让豆豆夹在大人中间不为难。我想了很多,觉得我不仅要向他姥爷道歉,还应该让全市的人知道豆豆不是私生子,豆豆是我江锦夜名正言顺的好儿子,不让他活在阴影下。”江锦夜意气扬发的说。 天黎点点头笑了:“嗯,哥,我支持你,你的想法很好,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一声:妞妞打电话来给我问我是不是你不要她了,她心里在吃醋,这个问题你应该处理好。不然,对妞妞来说太不公平了。” “妞妞?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等我派人去把她接回来吧。认亲宴会上不能没有她,不然,那些刁钻的记者要说我有了儿子就不要女儿了。哈哈哈。”江锦夜的心情真是好。 挂了电话后,天黎把他们通话的内容大致的告诉了谭小恩,谭小恩急了:“我的豆豆不要跟他认亲的,不行的。” “怎么不行?难道,豆豆其实不是我哥的儿子?”天黎不理解的问。 谭小恩痛苦的摇着头说:“不行,豆豆的姥姥不会答应的。” “豆豆的姥姥不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吗?她怎么会不答应呢?”天黎越发的不理解。 谭小恩苦笑着说:“等晚上,你哥哥和你妈妈回来再说吧。” “哥哥,妈妈和你们谭家是不是在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小恩,你告诉我,我也是江家的一份子,我想保护你和豆豆。”天黎恳求着说。 谭小恩听天黎这样说,她很冲动的想把当年跟江锦夜相恋,江清雅到她家来侮辱她和她的家人,他们决定离开时江锦夜居然开车来要把他们撞死的事全部都说给天黎。 谭小恩隐瞒着这些事太辛苦太累了,可是,当她看着天黎虽然已经失明却依然天真无邪的眼睛时,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抱着天黎的脖子哭了。 天黎也抱着小恩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小恩,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你受委屈了,而且是受了大委屈。你放心,我也不专门包庇谁,我只站在有理的一边,如果,你是有理的一方,我绝对站在你这一边。” 谭小恩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到了下午,江清雅和江锦夜都回来吃饭了,妞妞依然没有能够接回来。 “福伯,你让人盛点饭菜,带着豆豆和天黎回屋里吃。餐厅里不需要有人在这里,我想跟家里人说几句话。”大家坐好了之后,谭小恩对福伯说。 大家都有点茫然,江清雅今天回来得早就是想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饭,现在谭小恩把她最爱的二儿子和豆豆都弄走,让她有点生气。 “谭小恩,你这是想干嘛?你可以在江家这样说话吗?”江清雅冷冷的说。 谭小恩笑了一下说:“妈妈,我可能不会这样叫你很多次了,我现在只是想跟你谈点‘大事情’,如果,你愿意让天黎和豆豆都知道这些事情的话,留下他们也无妨。” 天黎急了:“小恩,我是你丈夫,我有权知道你的事。” 豆豆也不干:“妈妈,你不要赶我走,万一他们欺负你,我还得保护你的。” 可是,他们的话都不管用,江清雅大声的喝斥着:“天黎,让你和豆豆上楼去吃饭,你就上楼去。有什么需要你知道的事,妈妈不会隐瞒你的,赶快去。” “我也是成年人了,我有权知道。我知道小恩是受了委屈的,我要留下来保护她。”天黎坚持不走。 谭小恩只好对天黎说:“天黎,你对我的好,我心领了。需要你为我做什么的时候,我不会跟你客气。你在这里,有些话我真的说不出来,请你还是离开一下吧。” 天黎只好由下人扶着,和豆豆一起离开了。 等门关好,只有江清雅和江锦夜时,谭小恩才说:“我们家在六年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时,有一辆汽车是江家的,车上坐着的人是江锦夜。他拼命的开车撞了我们三四回,原来硬是把我们撞到了路边上出了车祸。我......” “你们家的事,我在六年前已经知道了。因为,当时警察来我们家了解江锦夜的去向,我已经告诉过他们,江锦夜在国外跟市长一起。所以,我们江锦夜已经没有嫌疑了,你现在还说这件事是什么意思?”江清雅蔑视的看着谭小恩。 如果不是因为谭小恩是豆豆的亲妈,江清雅早就不喜欢她了。 “我是在车祸之后,我妈妈不在了之后,我才知道我怀上了豆豆。我爸爸因此很生我的气,一定要我把孩子打掉。而我当时对江锦夜是绝望了的,可是,我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小生命,恳求爸爸让我生下豆豆,并答应他不让江锦夜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一辈子不让豆豆认江锦夜做爸爸。”谭小恩边说边流下了眼泪。 江清雅脸色很难看:“孩子虽然是在你肚子里,可是,没有我们家小夜,你能让豆豆存在你肚子里吗?当然,你也可以跟其他男人怀上孩子的。” 谭小恩没有理睬江清雅带侮辱性的语言,等她说完自己才接着说:“我已经害了我妈妈,我不能再害我爸爸了。我爸爸一直想要亲手杀掉江锦夜,现在,江锦夜居然公开要认豆豆,那不是要害得我爸爸气得发疯做出不理智的事吗?我不想失去我爸爸,所以,请你们不要用什么父子相认的活动来刺激我爸爸了,求你们让他多活几年,多让我有几声爸爸可以叫吧。” 谭小恩越说越伤心,痛哭不已。 江锦夜皱着眉头听着,他从坐进餐厅以来一直没有说话,现在他忍不住开口说了。 “小恩,谢谢你为我生了个这么好的孩子。你说的话,我得跟你解释一下:你妈妈被害,的确不是我做的。另外,我在以前做亲子鉴定时,没有把豆豆是我儿子的事说破是怕给豆豆给大家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困扰。现在,豆豆既然已经知道我是他爸爸了,我就不能不公开跟豆豆相认。我......”江锦夜认真的跟谭小恩解释着。 可是,谭小恩听不下去了,她哭着说:“你闭嘴,我爸爸管你叫杀人凶手,你觉得有错吗?你说当时你在国外,这种事可能吗?我是亲眼看到你在那辆撞我们的车上,你撞了我们还下车来亲自检查我们一家三口是否全部死亡的。你们是有钱人,什么样的证据都可以伪造,什么样的话都由着你们说。你要想认豆豆做儿子,你先去问问我妈答应不答应你,她要是答应你,你让她来跟我说吧。” “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你妈妈都死了,你让我们到哪里去让她来跟你说呢?”江清雅生气的说。 谭小恩歇斯底里的叫着:“江锦夜活着不能跟我妈妈说,那就让他死了去跟我妈妈说吧。” “叭!”江清雅一听就炸了,她快速的起身到谭小恩面前抽给了她一耳光。 江清雅的手太重,小恩的脸上马上有了一个手掌印。 “妈----”江锦夜责备的叫了一声,忙拿了放在旁边矮柜上擦手的湿毛巾递给谭小恩。 “你拿开你的臭手,我这一辈子都是要恨你的。你走开,我告诉你,天黎如果走了,我一天也不会呆在江府,不要看到你。我走的时候,我会把豆豆也带走的。”谭小恩伤心的说。